Category

孙杨事件暴力抗检是怎么回事 孙杨为什么暴力抗检

最新爆出的一个新闻不知道各位小伙伴有没有注意到,著名的游泳运动员孙杨因为抗检被禁赛8年!8年,对于一个处于巅峰运动员来说,8年真的是过于常久,如果真的成立,那孙杨的职业生涯可能就到此了,这暴力抗检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premierpigeonauctions.com/,孙杨感谢尿检官

虎扑2月28日讯2018年9月4日,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三名工作人员至孙杨住处对其进行赛外反兴奋剂检查,IDTM随后给国际泳联报告说孙杨“暴力抗检”,并在这一过程中毁掉了样本瓶,而孙杨表示“他全力配合检查,但检查过程中检查人员存在多项违规操作”。雇佣IDTM的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认为孙杨干扰了其工作人员的采样工作,并且使用了暴力手段。

2018年11月19日,国际泳联就孙杨“暴力抗检”在瑞士洛桑举行了长达13个小时的听证会。孙杨本人,以及孙杨和IDTM公司双方的证人均接受了询问,听证会上,孙杨出示了58个视频和图片,但是IDTM公司的当事人全部没有出庭,主检测官则在中国通过视频方式参与了听证,“血检官”和“尿检官”缺席。

2019年1月3日,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做出裁决,在决定中说明: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IDTM)在2018年9月4日执行的兴奋剂检查是无效的;依据国际泳联反兴奋剂规则第2.3条和2.5条规定,孙杨没有兴奋剂违规行为。

2019年1月27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称,中国游泳奥运冠军孙杨因为与兴奋剂检查人员发生冲突,他的安保人员用锤子杂碎了已经密封的样本瓶,孙杨可能面临终身禁赛。这是媒体首次揭露孙杨“暴力抗检”事件。

2019年1月27日晚,中国游泳协会发表官方声明,称外媒所谓孙杨拒绝兴奋剂检查的报道不符合事实,中国游泳协会本着严肃认真的态度,要求孙杨积极配合调查,客观线日发表声明:我们注意到《星期日泰晤士报》和其他一些媒体对中国游泳运动员孙杨的报道。根据国际泳联反兴奋剂条例(FINA DC Rules 14.1.5 and 14.3.3)的规定和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的裁决,国际泳联无权对此事件发表评论。此外,国际泳联不再关注对这一事件的进一步猜测和传闻。

2019年3月12日,国际反兴奋剂机构(WADA)对孙杨不依不饶,他们反对国际泳联调查小组的裁定,并且上诉到国际体育仲裁法庭。

2019年7月,国际泳联世界锦标赛在韩国光州打响,孙杨获得男子200米自由泳和400米自由泳双料冠军。一些外媒和运动员认为,孙杨没有资格出现在世锦赛的赛场,赛后的颁奖仪式上,获得银牌的澳大利亚选手霍顿拒绝登上领奖台与孙杨同框合影,引发轩然大波。之后200米自由泳,英国选手斯科特也效仿了霍顿的做法

2019年7月19日,孙杨及其律师团队发表声明,“要求CAS举行听证会时向公众开放,孙杨感谢尿检官以求公开透明,证明自己的清白”。

2019年11月15日,孙杨“暴力抗检”听证会在瑞士蒙特勒进行,该听证会持续近12小时,全程公开,但没有立即宣布任何决定。这是1984年设立的体育法庭后,历史上第二次向公众开放听证会。

2019年12月10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发布公告称由于听证会证词翻译出现问题,仲裁裁决预计不会早于2020年1月中旬,并出于严谨的态度,再次要求双方提供笔录。

2020年1月19日,2020国际泳联游泳冠军系列赛北京站结束第二个比赛日的争夺。孙杨继首日200米自由泳夺金后再夺400米自由泳金牌,以3金1银结束游泳冠军系列赛两站征程。

2020年2月25日,美联社发布名为“国际泳联试图保护孙杨免于禁赛”的文章,并表示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预计于近日宣布对孙杨兴奋剂检测争议事件的判决。

2020年2月27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在官网宣布,将于瑞士洛桑当地时间2月28日上午10时(北京时间2月28日下午5时)公布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诉孙杨和国际泳联(FINA)一案的仲裁结果。

2020年2月28日,国际体育仲裁法庭(CAS)在官网宣布,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宣布对其禁赛8年,孙杨将无缘东京奥运会。裁定原因为:孙杨未完整配合反兴奋剂检查且没有足够证明为何破坏检测样本。

整起事件起源于2018年9月4日针对孙杨的一次赛外兴奋剂检查,由于对检查人员出示的资质证明存疑,此次检查最终未完成执行。

当晚,国际兴奋剂检查管理公司(简称:IDTM)三名工作人员至孙杨住处对其进行赛外反兴奋剂检查,IDTM随后给国际泳联报告说“孙杨暴力抗检”,而孙杨表示“他全力配合检查,但过程中检查人员存在多项违规操作”。

2018年11月19日,国际泳联就此事在瑞士洛桑举行听证会,孙杨本人出席听证会。

运动员接受兴奋剂检查时需要说明曾经或者正在使用何种药物治疗伤病,以防出现阳性结果后被“误判”。但无论是孙杨还是队医巴震,都未能在药检时声明用药情况。

赵健解释说,运动员在听证会上提供了清晰而有说服力的证据,证明使用药物为治疗目的,而不是提高运动表现。这符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减免处罚的标准。孙杨在这次事件中没有完全尽到注意的义务,对阳性发生有过失,但并非重大过失、疏忽,因此判定禁赛3个月比较合理。

兴奋剂在英语中称“Dope”,原义为“供赛马使用的一种鸦片麻醉混合剂”。由于运动员为提高成绩而最早服用的药物大多属于兴奋剂药物刺激剂类,所以尽管后来被禁用的其他类型药物并不都具有兴奋性(如利尿剂),甚至有的还具有抑制性(如b-阻断剂),国际上对禁用药物仍习惯沿用兴奋剂的称谓。因此,如今通常所说的兴奋剂不再是单指那些起兴奋作用的药物,而实际上是对禁用药物的统称。

2019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走私、非法经营、非法使用兴奋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为打赢反兴奋剂斗争攻坚战、维护体育竞赛公平竞争、保护体育运动参加者身心健康提供有力保障。该司法解释将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耐克冠军16鞋款有哪些 NIKE Champion Think 16发售信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